香港35图纸图库,本港台现场报码香港现

大理漾濞地震:雲南消防鏖戰點蒼之西

  • 时间:2022-01-13 18:36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   点击:

  印度洋板塊與亞歐板塊,擠壓、碰撞、衝突,導致雲南地質構造複雜,斷裂帶交錯,山疊著嶺、箐盤著塹,像一枚枚堆積的、鬆散的核桃

  上個世紀二十年代,大理、鳳儀一帶發生過導致3600人死亡、萬餘人受傷的7級地震。因損失慘烈,名列中國有史記載的七大地震之一。

  6天內,數據飆升到1585。好像有人往調成振動的手機上,執著地打了1500多通電話。

  5月21日,6.4級,強震!山嶺崩塌、落石滾滾、煙塵四起、房屋裂倒、車輛損毀、道路中斷

  震顫的土地、恐懼的表情、慌亂的腳步、悲切的呼喊

  當人們手足無措之時,警笛長鳴、警燈閃爍,從漾濞縣蒼山中路、消防救援大隊,射出幾縷生命的橙光。

  大理全境十個縣補充它,雲南全省匯入它,終於,光束越來越濃密,越來越明亮,直至,滿城橙色、遍野藍蓬。

  當然,也發生過地震,5.5級、5.7級。不過,那是索羅門群島、印尼爪哇島以南海域,挺遠的。

  百姓涌向街頭、廣場、道路、田壩。呼喊著、議論著、猜測著,恐懼的情緒四處瀰漫,個個驚魂未定。

  楊靜教導員率領14名指戰員、3輛戰鬥車,駛出漾濞消防救援大隊營區門,穿過街道,出城,直奔震中:

  “18號小震過後,我們開了兩次黨委會,進入戰備狀態,全員二十四小時在崗在位,穿著搶險救援服,工作、吃飯、睡覺。”漾濞縣蒼山西站政治指導員劉曉龍説。他持續工作、帶隊深入一線救援,整整10天,顯得有些疲憊,“4.2級地震一般不會對人員造成損害,但我們還是立即開車出庫,整理器材,在院子裏待命,做好了應對準備。25分鐘後,地面激烈地晃動,房屋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,人根本站不住。我們知道,情況危急了,馬上登車出發。後來得知,當時的震級是5.6級。”

  雖有預備、前路未知。指戰員們驟然臨敵,既緊張又亢奮,同時還有些不安與擔心,按照縣抗震救災指揮部發來的坐標,緊急趕赴前線。

  山塌了,泥土裹挾著石塊、樹木,衝向道路,衝下山箐。車燈照射之處,煙塵瀰漫。

  大於等於6級,小于7級的稱為強震,如“83”魯甸地震,“26”高雄地震。指戰員中,楊靜、劉曉龍、趙文正參加過2014年8月的魯甸地震救援,知道強震之下,可能造成什麼後果,到底多麼慘烈。

  當年的魯甸,6.5級,617人死亡,108.84萬人受災,8.09萬間房屋倒塌。

  區區15個人,能做什麼?消防救援站留守的戰友只剩下7個人了,作為轄區消防救援站、主戰單位,他們面對整個城市、大片村莊,力量薄弱,杯水車薪。

  前震拉響了警報,漾濞消防早于主震27分9秒啟動。主震之後15分鐘,第一批消防救援力量趕到震中蒼山西鎮秀嶺村委會。

  村前聚集了大量村民,他們迎著手電光跑來,驚喜地喊著:“消防隊來了,來了。”指戰員趕緊詢問傷亡情況。

  22時03分,漾濞消防到達震中,立下首戰之功。04分,一個陌生的北京號碼打到楊靜手機上:“你好,我是黃明,你們到哪了?情況怎麼樣?”

  “部長”楊靜微微一愣,迅速穩住了心神,客觀準確地彙報了當面的情況。

  一線指戰員來自前線的親眼所見、親耳所聞,真實地傳到北京,為指揮機關正確快速的決策提供了重要參考。

  消防指戰員一邊安慰大家,一邊進村查看。手電筒一打、一照,但見房屋損壞、墻體開裂、瓦片散落,整個村子受一震之威,變得殘破而脆弱,岌岌可危。好在,那種徹底傾覆、屋毀人亡的慘景沒有出現。楊靜、劉曉龍稍稍心寬,立即下令搜索。他們深入隨時可能倒塌的危房,先後救出6位行動不便的老人。

  “請你們趕快送帳篷來,送乾糧和水來。山塌了,路斷了,一定注意安全。”清冷的山風裏,楊靜打電話報告情況,請求指揮部儘快給村民們輸送生活必需品。

  就在漾濞縣蒼山西站的戰車駛出營區的同時,大理消防救援支隊全勤指揮部同步反應,啟動地震災害救援預案。

  18號以來,全州消防救援隊伍執行戰備紀律、進行戰備檢查、開展應急演練,箭在弦上,高度戒備,只待一戰。

  支隊全勤指揮部、戰勤保障分隊、特勤、大理市、祥雲、巍山、永平、洱源、賓川、彌渡、鶴慶、南澗、雲龍、劍川救援力量61車290人11犬,向著點蒼山之西,雨點一般匯聚。

  344公里外的雲南省昆明市,消防救援總隊指揮中心,燈火通明,人頭攢動。從總隊首長,到普通消防員,緊張有序地奔走、忙碌,收整行裝、調試對講機、整理裝備、查地圖、打電話、下命令

  雲南省消防救援總隊出動全勤指揮部,調集臨近的昆明、麗江、楚雄、保山支隊和搜救犬、訓保支隊77車352人22犬連夜開進,幫助大理穩住陣腳,扛起戰旗,並肩作戰。

  昭通、曲靖、文山、玉溪、普洱、西雙版納、臨滄548車、2627人、65犬迅速集結,翹首以待,徹夜不眠。

  王星政委、王崗副總隊長率總隊全勤指揮部緊急出動,第一時間趕赴現場,第一時間成立前指臨時黨委,指揮抗震救災。

  趙文生總隊長迅速抵達災區,根據災情變化,及時部署救援力量,鼓舞士氣持續奮戰。

  漾濞縣消防救援大隊,15名前往震中的隊員剛走,尾燈還看得到,警鈴響了,不止一台警,兩連發!

  第二條警訊,平坡往躍進方向,老路上,因山體滑坡,一輛貨車進退不得,有人被困。

  防火監督幹部白雲彬臨時客串值班員,他把出警單分別交給大隊長唐李斌、副站長顏鶴,目送兩組消防車離去,倍感壓力他根本想不到,有一天,自己會一個人守著一個空營。

  街道上擠滿了人,看到消防車,人們歡呼著:“消防隊來了,消防隊來了。”市民們讓開一條道,有人還幫著疏散交通。全城花園樓下,車一停穩,顏鶴一馬當先,推開車門,跳下去,李增輝、察文旋緊緊跟隨,拿著液壓擴張鉗、撬棍,拼命奔跑,一口氣衝上7樓,不等喘息均勻,立即展開作業。先用撬棍撬開縫隙,隨即用擴張鉗擴大空間,幾十秒時間,迅速打開電梯,放出裏面的一對年輕夫妻。“受傷了嗎?有沒有問題?”“沒受傷。”得到肯定的答覆,來不及聽人家一聲致謝,他們轉身下樓,上車就跑。

  顏鶴和兩名隊員踏著瓦礫,跌跌撞撞來到民居前,搬開墜落的磚瓦、掃清殘損的木板,開闢了一條通道,在老人兒媳的引導下,進屋搜索,發現了老人,及時抬出來,轉移到安全區域。

  山體滑坡,道路不通,他們扛著液壓鉗,一路小跑,趕到作業點,發現崩塌的土石埋壓了兩個人。他們迅速清理了堵塞車體的雜物,靠近車窗。

  唐李斌、張正剛,一個大隊長、一個監督幹部,平時並不需要親手操作器材救人,好在他們功底還在,又有著處置類似警情的經驗去年8月18日,強降雨襲擊漾濞,巨石從天而降砸在一輛車上,導致一人被困,消防指戰員使用液壓擴張器、液壓頂桿成功救人。另外,何智權又是一位優秀的班長,處警經驗豐富、技術嫺熟。三人互相配合、彼此補位,迅速破拆了車窗玻璃,救出一名駕駛員、一名乘客。

  他們步行、開車、下車、小跑,急急趕去,撐開大門,開闢出人能夠穿過的間隙,幫助群眾脫困。

  滿城“烽火”、全境警報,地震發生後的第一個小時,漾濞消防救援大隊用盡全部人力、全部力量,拼體力、拼毅力,硬生生堅持到增援抵達。

  “不想説啥,就是累啊,我就想睡個覺。”面對記者的提問,從18號戰備堅守、一直硬扛到現在的顏鶴,沒有豪言壯語,坦率地説。

  這一支增援隊伍,4車20人,雖然心急如焚,恨不得立刻飛到漾濞,但卻極力地保持克制,用40-50碼的速度緩慢地行駛。從下關收費站到漾濞收費站,僅僅38多公里,正常情況下,只需30多分鐘,這次足足用了兩個多小時高速路兩端的大山上,落石滾滾,砂土墜落,樹木折斷,不得不小心謹慎。

  夜幕裏,一輛皮卡車打著雙閃停在路上。指戰員停車、下車,做好警戒,跑過去查看。石頭砸中車頂,駕駛員受到驚嚇,整個人都懵了,不敢繼續往前開。“沒受傷,好。”陳相丹安慰車主,請他離開高速公路等待救援;下關消防救援站站長王康帶領隊員,把車推到路邊,設置警示標誌,撥打交警電話。

  “發現一輛白色越野車,車頂被大石頭擊穿了。”22時20分,距離平坡收費站大約兩公里的地方,消防員發現警情,通過對講機通報隊友。

  “開慢點就沒事。”他心想,繼續往家的方向趕。如果順利,一家三口晚上11點左右可以到家。

  “又震了,6.4級!”女兒提高了音調。“砰”突然間,一聲巨響,張利雄眼前一片漆黑,臉上刺痛,回頭一看,車頂不見了。

  他趕緊把車滑行到相對寬闊的地方停下,這才發現坐在副駕駛的妻子滿臉是血,昏迷了,后座的女兒怎麼叫也沒有反應。

  他緊張萬分,用手肘頂開車門,繞到妻子和女兒一側,使勁拉扯,車門怎麼也打不開。

  車輛立即停下,跳下來幾個人這正是大理市消防救援大隊的指戰員。

  他們看到張利雄的求援燈光,連忙下車,合力拆開車門,救出張利雄的妻女。消防員撥打了120急救電話,叮囑道:“給你媳婦、姑娘蓋件衣服!”

  大震面前,消防員一定還有更為緊急的任務,張利雄催促道:“你們先走,不怕,我在這裡等著!”

  “我們能夠生活在這個時代,有那麼多美麗的逆行者,是我們的福分啊,我們普通老百姓的福分啊!”面對記者的鏡頭,回顧剛剛過去的險情,張利雄眼睛紅紅的,由衷感嘆,“希望他們救人的同時,一定保護好自己的安全。自己的生命保護好了,才能去救更多的人。”

  陳相丹、王康等人繼續“闖關”,“穿越火線”。一路上,他們碰到5輛不同程度受損的車,其中一輛的駕乘人員是一對小夫妻,車胎漏氣,手足無措。

  他們逐一查看,確認人員安全後,交代了注意事項,幫助聯繫了交警和高速公路管理單位。後來,這些困在路上的人和車都成功脫險了。

  即將進入漾濞地界時,大理州消防救援支隊全勤指揮部趕上,大家合兵一處,形成一支浩浩蕩蕩的隊伍。平坡鎮的書記攔住車隊,説前面道路斷了,帶領他們繞行小路。

  身後的高速路上,大山抖下來無數的土石,道路斷了,一截一截的。“慢半小時,我們就無法通過了。”王康心有餘悸地説。

  越往前,路越難走,最後,指戰員帶著沉重的裝備器材棄車步行。23日中午14點,陳相丹帶領增援力量,趕到蒼山西鎮秀嶺村委會。

  疲憊不堪的蒼山西站等來援軍,指戰員黝黑的臉上綻開笑紋。震中的局勢穩定下來。

  祥雲縣消防救援大隊教導員鄒文斌帶領3車16人2犬一路疾馳,遭遇了數次余震,其中一次4.5級,震感明顯。11時30分,望見收費站上閃光的大字:漾濞。大家精神一振、心頭一緊。

  氣氛陡然緊張起來,剛到“戰地”,立即投入戰鬥,節奏线分,一行人轉戰溝頭箐村,大大小小的石塊散落一地,阻斷了救援車輛的去路,不時還有石頭掉下來,像檯球一樣磕磕碰碰。

  一次次實戰經驗提醒消防指戰員,大震面前,在某些區域,道路是不可靠的,車輛是必須放棄的。他們已經做好了充分的心理準備,為此進行過無數次模擬演練。

  “下車,徒步前行。”鄒文斌火速下令。一行人攜帶救援器材裝備,借著照明器材的微光,徒步一公里多,翻越亂石、土堆,扒開樹木,氣喘吁吁趕路。

  經勘察發現,巨石包圍了受損車輛,碎石覆蓋了頂部,道路左側懸崖,右側深溝。車裏的一名女孩頭部受到撞擊意識模糊,腿部被變形的車身和堆積的石塊卡住。

  一名安全員登上視線開闊的平臺,觀察山體動向。祥城消防救援站副站長王一鋒、消防員王浩全靠前一步,冒著砸傷的危險,使用液壓破拆工具組,剪切、擴張、頂撐配合,一點點、一塊塊拆車。兩名輔助人員一邊搬運石塊,一邊安撫受困女孩。

  指戰員抬著女孩脫離這片危險的區域,經過半個多小時艱險的跋涉,0時56分,消防員帶著傷員與前來接應的醫護匯合。

  楚雄距離漾濞170公里,消防指戰員出發時,4.0級地震作前奏;抵達時,3.9級地震送見面禮,一路上,震了18次,最高5.2級。

  21日晚至22日淩晨,總隊機關4車20人、楚雄支隊12車65人、保山支隊10車68人、訓保支隊9車15人,攜帶救生、破拆、偵檢、照明等器材裝備和搜救犬,生活、油料、防疫、衛勤等物資相繼抵達,與主戰支隊大理合兵一處,全力應對震情。

  增援的指戰員等待任務下達,短暫地休憩,數次被余震驚醒,有人跳下車、跳出帳篷,躲避地震帶來的危害,氣氛壓抑緊迫,戰地氛圍越來越濃。

  指揮員前往指揮部,領受任務。各隊紮下營盤,補充物資,埋鍋造飯。各作戰單位立即通報震情,整頓隊伍,檢查器材。

  此時,得到補充和增強的消防救援力量,總兵力667人、車144輛、犬33條。地震初期,漾濞消防7個人分成兩個小組,同時處置5起警情的不利狀況,終於徹底扭轉得到改善。

  但是,當前災情不明,整個縣包含4鎮5鄉65個村委會和1個社區、1860km,現有力量依然是緊缺的,還不到打富裕仗的地步,每一個決策,都考驗著指揮機關的魄力與水準。

  指揮部根據災情實際,擴大搜救範圍,派出全部力量深入各村小組,逐一排查每一個村莊、每一戶人家、每一間房屋,確保無死角、無盲區。

  地震發生後24小時內,排查受災群眾210戶,成功搜救17人,轉移群眾1446人。

  22日7時,總隊前方指揮部了解到,山體滑坡,道路堵塞,漾濞縣平坡鎮核桃箐村滯留著十余人,缺乏食品和水。山上煙塵四起,山土鬆動剝落,十分危險。

  指揮部經過深思熟慮,基於對楚雄消防救援支隊領隊和隊伍能力的充分信任,調動這一支生力軍前去完成這一艱巨任務。

  楚雄消防救援支隊魯小諒支隊長立即集合隊伍,前往核桃箐解救被困群眾,在距離核桃箐3公里處,因山體落石掩埋道路,行進受阻。右邊,山嶺顫慄滿目黃煙,左邊,江水翻滾渾濁不堪。立即電話聯繫被困群眾,掌握情況,隨即向總隊前方指揮部報告。

  總隊授權魯小諒統一指揮,嚴格控制進場人數,抽調楚雄14人、大理10人組成聯合攻堅組,攜帶食品和、水,裝備,徒步進入核桃箐。主要任務是:向群眾提供飲食補給,補充體力;組織群眾疏散撤離;排除險情,保證道路暢通。

  8時15分,攻堅組冒著余震,踩著土石、攀著枝葉,一步步突破險阻,到達核桃箐。他們發現,困住的不止十余人,而是29人(含病患1人)。指戰員迅速分發食品和飲用水,給群眾戴上頭盔,做好防護,有序撤離。

  消防指戰員給驚魂未定的群眾帶去了莫大的安慰和信心,一位老鄉動情地説:“看到你們來,我們心裏挺踏實的!”

  因地震導致山體垮塌,道路中斷,一輛運送患病老人的救護車受阻。事不宜遲,攻堅組拿來擔架,輪流抬著轉運老人。

  老人被抬上擔架前,渾身發抖,看到消防指戰員,她緊張的情緒稍微緩解。楚雄特勤站羅南超看到病人的狀況後,輕聲安慰。老人一把拉住他的手。

  途中余震不斷,不時滾落山石,老人一路緊緊抓著消防員的手不放。送上救護車後,又從車窗伸出雙手,抓住手臂不停道謝。

  第二天,楚雄消防救援支隊指戰員驅車78公里、行進150分鐘前往龍潭鄉。為了讓龍潭完小的孩子們準時複學,他們奮戰到淩晨3點,搬運搭建帳篷869頂,運送生活物資36噸,一直忙碌到淩晨三點。期間,一個個稚嫩的聲音響起:“謝謝,謝謝消防員叔叔!”留在學校裏的學生、老師的孩子以自己的方式向指戰員們道謝,道謝完後又都害羞的跑開了。

  22日上午11時50分,省抗震救災指揮部轉警,漾濞縣雪山清酒廠100噸窖酒罐泄漏,存在爆燃、爆炸風險,指揮部立即調派大理支隊5車25人前往處置。

  白鐵柱、趙正興兩名大隊指揮員命令李國梁、莫令柱、李錦坤、趙英傑4名消防員列隊,逐一搜身,確保不帶火種。六人穿戴好防護裝備,小心翼翼深入廠區。

  現場偵查發現,一樓儲存著27個鋼質儲罐,土罐50公斤、500公斤、1000公斤300多個。其中,1000公斤的罐體損壞3個,位於酒廠一層,其餘小罐損壞程度不等。2樓和3樓為土陶罐,基本全部震壞,酒精大量泄漏,室內通風不暢,瀰漫著濃烈的酒味,高濃度酒精一點即著,隨時可能轟然。

  鋻於上述情況,指戰員疏散了員工和附近的群眾;開窗通風,選擇合適的位置圍堰堵水,防止污染;連接水帶和開花水槍,噴灑清水持續稀釋。

  來自滇西的保山消防,個個都是暖男,承接了大量除危排險、社會救助的“私活”一位老人到宿營地求助,稱屋頂破損,他們立即爬上房頂,鋪蓋防雨布;一位市民説,我家樓頂的隔熱層壞啦,太陽能熱水器歪了,他們立即上樓頂清理、扶正;他們幫忙災民實現“整體搬遷”,電視機、洗衣機、電冰箱,革命戰士是塊磚,你需要我們往哪搬就往哪搬;他們圍繞帳篷挖了大量排水溝,幫助“蓬戶”搬運生活物品和物資,他們打開卡死的卷簾門,幫助店主開門大吉。

  你可以説,這些都是小事,但對於百姓人家來説,哪一件小事不是大事呢?尤其是那些遭災的人家,每一根壓下來的稻草,都可能重過橫樑,消防隊員幫助他們解決的每一個小麻煩,都是雪中送炭的炭。

  人民用暖心的行動,對消防指戰員表達讚譽,感謝他們通過一件件小事給予漾濞人民的大愛5月23日,一名小女孩來到燈光球場,敬了個標準的少先隊隊禮,送給正在搭建帳篷的保山消防指戰員一封信,信裏,用稚嫩的筆觸寫到:“你們可靠極了。”

  大理戰勤保障隊伍組建早、實力強,聞名省內。此次調集了38名隊員,11輛宿營、餐飲、沐浴、搶修車輛;調用了300頂單兵帳篷,5000余件套個人生活物資,3000余件防疫物資和藥品。

  同時,激活與4家加油站、大型超市、醫院等單位的保障協議,確保燃油、食品、藥品等物資供應連續不間斷。

  作為雲南省消防救援總隊的直屬單位,訓練與戰勤保障支隊的主業之一就是戰保,他們迅速集結裝備運輸車、水質凈化車、洗滌車、發電車、宿營車等特種車輛,運載救援器材、被裝和醫療物資、醫療防疫物資馳援災區。

  他們除了搞好飲食保障,搭建救援帳篷,建立戰勤保障營地,還向指戰員發放裝備物資、食品飲料、雨衣鞋襪,提供行軍床、棉被。

  21日晚,楚雄戰勤保障分隊15分鐘內,調集了70人72小時生活保障物資、防疫物資、醫療衛生物資。

  這個戰保分隊抵達漾濞縣城,不但實現了自我保障,還承接了保山支隊的保障任務,極大地緩解了大理戰保的壓力。

  自始至終,訓保、大理、楚雄的戰勤保障人員克服余震不斷、商場市場關門帶來的影響,起得最早、睡得最晚,全力保證餐飲、住宿、維修、物資、衛勤、運輸、供給、發電、油料、洗滌,為一線救援隊伍提供強有力的托底服務。

  他們走遍農貿市場、綜合超市、藥店、液化氣供應點、桶裝水配送站,暢通補給渠道。

  他們及時把跌打損傷、防暑降溫、口罩、酒精等藥品和防疫物資送到指戰員手中。

  他們是搬運工、他們是炊事員、他們是加油員,他們沒有戰績、沒有戰功,他們甚至沒有看見過倒伏的墻、崩塌的山,更不可能英勇地衝鋒陷陣,搶救災民,出現在鏡頭裏、電視上。

  如果説,一身硝煙的是勇士,是功臣;那麼,一身油煙的,也是勇士,也是功臣。

  吃飽喝足、穿著合身的戰鬥服、駕駛著油水電氣充足戰鬥車奔赴一線的戰友們,會感謝他們;受到消防員救助、救護,保全了生命、脫離了險境的百姓,也會感謝他們。

  26日晚,夜深人靜,從安置點回到指揮部的總隊防火監督處劉彬處長滿腳泥濘,兩手黑灰,他拉一把椅子坐下,對記者説。

  “我理解,防火價值觀,就是不遺餘力地排查整改隱患,化解風險;不失時機地宣傳教育,增強人的意識。”劉彬説,“挽救自己,挽救更多人。”

  他用儘量通俗的語言,試圖講清楚專業性很強的監督問題,解釋明白為什麼搶險救援結束了,消防員還必須堅守。

  地震會損壞設施,影響油氣管線,人們忙於救災放鬆安全管理,人力和經費轉移,減少投入這些,都可能埋下隱患。

  當時,震後引起大火,燒至次日清晨,燒死者隨處可見,屍堆如山,大街小巷,半死不活的人悲鳴呼喊,慘不忍睹。平日繁華的大理城變成一片焦土,建築雄偉堅固的大理鎮守使署也遭損壞。

  歷史的教訓十分血腥,絕對不允許重現,即使一頂帳篷冒煙、起火,也是不能接受的。

  救災即將結束,消防救援隊伍立即調整工作重心,進入第二階段。總隊再次抽調23名消防監督幹部增援漾濞地震災區火災防控工作。至此,會同第一時間到達災區開展防火的31名消防監督幹部、從救援一線轉戰防火戰場的46名指戰員,在災區開展防火工作的指戰員已達100人。

  當天,楚雄、保山的戰鬥員陸續撤離歸建,從全省抽調的消防監督幹部與他們擦肩而過,進駐漾濞。

  “這一次,我覺得我也是個逆行者。”人們稱消防指戰員為英勇的逆行者,一位遠道而來的防火幹部放下行囊,感慨地説。他的戰友剛剛撤走,他逆向而行。

  為了讓疏散出來的群眾遮風擋雨,讓即將參加高考的高中生、即將復課的中小學生順利複學,全體指戰員晝夜奮戰,搭建帳篷,從白天一直忙碌到深夜。

  整個震區,幾乎所有的救援力量,都投入到搭建帳篷的工作中,藍色的小家迅速長滿點蒼山西麓。

  截止目前,全縣有安置點984個、帳篷3895頂、安置36806人作為總人口10.57的一個縣,安置人數已經超過了1/3 。

  救援、救災、防災、防火,同樣重要,如果説第一個衝進震中是首戰之功,那防火監督工作就是久久為功。劉彬處長和他的戰友們的任務,就是堅守,就是巡查、檢查、排險、培訓、宣傳。

  連日來,天氣炎熱,偶見陣雨,監督員頂著太陽、冒著雨水工作。並在安置區組織開展了疏散演練,確保一旦發生震情、火情,群眾能第一時間撤離,避免傷亡。

  與此同時,敲“簾”入“戶”,逐個帳篷走訪,面對面交流,教管理人員和住戶使用滅火器,詳細登記存在的問題,積極提供便利給予解決,全力守護安置點平安。

  27日下午,楚雄支隊樊少明高級工程師巡查途中,被一位大姐攔住,請他幫助搬運倒下來的櫃子。

  他與兩名戰友欣然前往,一抬,櫃子散了。他們充分發揮優秀技術幹部對建築包括木質建築結構學、力學、美學的理解和專業優勢,拆分了櫃子,搬到大姐心儀的房間拼裝,擺好,愉快地配合她完成了任務。

  人生儘管艱難,但還得抱予希望;災禍時有發生,人們守望相助。經過地震的洗禮,每一名親歷者、見證者、參與者都有了感悟、有了收穫,珍惜時間、珍惜生命、珍惜情感。

  作為同老百姓貼得最近、聯繫最緊的隊伍,火焰藍一如既往地有警必出、聞警即動,奮戰在人民群眾最需要的地方,在人民群眾最需要的時候衝鋒在前,救民于水火,助民于危難,給人民以力量,在服務人民中傳遞黨和政府溫暖,為維護人民群眾生命財産安全而英勇奮鬥。(黃志鵬/文)

  中國應急頻道是應急領域重要的輿論宣傳陣地、同時也是中央級政府媒體唯一以應急管理為主要內容搭建的頻道。

  凡本網註明來源:中國網的所有作品,均為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

  合作郵箱:ul

 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話:86-10-88828000 京ICP證040089號

 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:0105123 京公網安備9號 京網文[2011]0252-085號